My photo
1988年生于瓜拉丁加奴。喜欢左手捉笔,右手握卷尺。轻微色盲。吉隆坡拉曼大学化学工程系毕业。一个很不听话的小子,科内课本不读,偏偏学别人搞写作,未来去向还是个谜。个人酷爱乱写,东写写;西写写,写到满天都是文字,乱七八糟的。自中学想当作家,天天发白日梦,天天陶醉在文字耕耘的怀抱。 诗作收入《作家的家》、《南方鸟》、《东诗300首》、《一趟旅行》、《最后一本书》以及《恋念乡愁》。著有诗集《末日有时》(2012年,马来西亚大将出版社)、《室内之诗》(2013年,台湾秀威出版社)和《当你也寂寞的时候》(2014,马拉西亚雪隆兴安会馆出版社)。曾获第二届游川短诗创作奖佳作奖、第三届游川短诗创作奖特优奖、第十七届新纪元全国大专文学奖诗歌组叁奖、第三届海鸥文学奖新诗奖、台湾第九届林君鸿儿童文学奖童诗组三奖和香港第六届工人文学奖诗歌组首奖。诗作《鱼骨》入选《2012台湾诗选》。 EMAIL : tanweijer@gmail.com

Monday, September 28, 2009

《纹•美》的评语

300. 伟哲的诗越来越精彩。“梦途中”的那一节写得最好,很有力道,断句的安排有强烈的节奏感,是一个很成功的尝试。最后一节较弱,只有概念,没有形象,可加入一些意象来表达或强化纹的形象美。
張光達 於 2009-09-27 10:12:44 留言

取自于http://diary.blog.yam.com/dajiang/article/2571337

Saturday, September 26, 2009

走廊

“我们有眼睛吗?”

走廊,无尽
愈静,就愈美
愈长,就愈凉

宽绰的荒原
与小巷旁熟稔的走廊比较
我能听见
风唱著民谣
细腻
若棉毛贴在脸颊
有种野草的异香

在走廊
遥望时代的性别
从泥泞占据的小径
到不夜城内的石灰小道
尘埃满面,在雨天
——冷淡无情的
依偎在大地

怀念爷爷为我铺的走廊
啊!
那里的车龙
载著童话不断
在我眼界
徘徊回味

晨思

《对照记》夹在
美禄与咖啡之间

体味的睡意
缠在你的睡衣里头
不时
还沾满了
呓语的口水
(无法自拔地)细滴
细滴

猫咪打翻厨房里
蓝山咖啡豆包装
——待死!
猫——却打散了豆仔们团结就是力量
的念头

摊开“早安,您好。”的早报
淡忘昨夜
与爱玲小姐
在战国隧道
火车厢
相约的晚餐

重新呼吸

Wednesday, September 23, 2009

晴梦

我准备下一个地址
作为你呓语
的坟场地
“你已习惯那边的花。”
海角,往铜青的尽头
延伸,我,不固定
步上送你的短程
无聊的诗篇
自焚,成小贝壳
让半晌流浪的鱼儿
捡回去做饭
喂饱你不曾——
自觉
的空腹
春天里的梦依然炽烈,却
定居在
醒后的第一口呼吸
然而
你不会记得
我,和我的荒原
暖暖的
拂过你下腰

防老

女人的秘密
年龄
不断展望前世

却诉讼:
变老,才是
女人头号情敌
(唉!又在自作多情)

试图
将A型肉杆菌毒素
(有多毒啊?)
注入时间的影子
后肉体麻木
像个失意的田径员
放慢脚步
从此
不再荏苒(时针运程停止呼吸)

而你悄悄暗笑
冷淡——你的手
举筷子
(爽快地)往沉溺湖水的脸颊
一条条丝线(那可恶的涟漪)
夹了起来
吞进
前朝饥荒的空肚子

我沉默——不变
老的心,单眼看你
的岁月倒带
哪怕
来日我变老
你不愿用回忆
洗涤我身上
老人斑
不再替我防老



2009.12.13刊于《文艺春秋》

种花诗

用诗栽种的菊花
突然长不出花心
花瓣不断地凋零
像个失落的女孩

时代的尘埃
跟随无国度的大风
流浪
偶尔长茅的细毛
扎根凝聚
用温度洗尽
前世的罪
形成杂草餐桌上
的晨露

岁月拉长了花的身高
幽灵在一旁妒忌
决定自焚
还明天
一片清白
一片阳光

Saturday, September 19, 2009

鱼的小品

(一) 金鱼
他是一条会吐
镀金水泡的小灵儿
引来一批贪婪的大人
却永远捉不住
那迅速成为泡影的小珍珠

(二) 花罗汉
花图印在他的衣裳
经得起水的温度
也不会褪色
所以他孤傲地在我眼前漫步
仿佛我在街角熟稔的
印有广告图形的列车
不断以画作话
在视线荡漾
侃谈起来

(三) 打架鱼
彼此持枪对望
连战书已写好了
还等罢
勇猛跨越沉默的藩篱
斗得你死我活
把蓝江染红了

游川

你的诗
像一只舟
顺意游划在
弯曲
惊险
的无尽大疾川
如同一口灌入
一杯烈酒后
体温一升
就显得
格外顺喉

名人们II



烛光晚餐

饮茶文化
不在菜单内。
拉茶
在欲情为燃料
的微弱烛光下
险成泡影。

桌上写着两个人的故事
第三者,无影
也不曾在视线打佯儿。
(只有二人世界)

主角:七分熟牛扒
肉块流出血。
那是低层平民劳累后的精华
体味不断打问
你舌尖的味觉。
他们的咆哮
在光年的呻吟里
(起伏不定地)荡漾
歌颂
不知你还记得吗?

配角:甜品
像镀了一层金
的华丽奢侈品。
人家说诱惑永远是有时间的
也是时间永远没有的。
感性视觉在self-renew
初级时辰
使你看到繁华的虚幻城市中
像影片剪辑
除去悲号
保留美感。

时光雕刻的晚餐
费洛蒙激昂后溢血
酿出杯中红酒
氧化你的细胞。
高脚杯后
公主与主人的独影
竟然醉了。

注:费洛蒙英译为pheromone,一种互引的化学讯号。

Friday, September 18, 2009

不是写给你的诗

不是写给你的
短诗
——是为自己而编的

诗集泛黄
日久被翻烂
不妨
将诗撕碎
精心煎成



拿去祭拜夜间
流浪的幽灵


不是专属你的变老方式

(请你致电给我!)
诗是你从火星
传播到地球的悄悄话
不断重复
延长整天的
呼吸

(乖!)
再长的诗也好,请止步
别偷窥
我隐题诗

忘了将诗遗落在
斑马线
任由蹂躏
扁平我
坎坷
曲折
诗生活

不忘,不忘
把诗渣倒入盐水
腌成小咸饼

终究
不朽了

偶尔
再下酒 吃个痛快

Monday, September 14, 2009

纹•美

浑身是纹。
浑身美。

梦途中
时针往影子
猛力
割破
脉。神经线
断。散。
肤色尔后红彤起来
略肿发炎。
时过
时辰扫过龟裂
的干脓。

就此
成了岁月的美感。


在时季
升温 +
澎湃 +
泛滥 = 放肆
蹂躏
胳膊小腿脸颊额头
再用
咒语。嘀咕嘀咕
让老人斑
在雨天后有了归属
听说
那是呓语萌起的青春痘。


像彩虹
层次感
皱起
童年的涟漪。
记忆随

一起一伏(共鸣在作怪)
掀起
美的回忆。


承载美

回到美
这才是
终身
遗失的

妙。

飙车

该死。
疾速里的约会
超快感(昏过头)
让我忘了世界是平坦的。

东(仿佛西)
南(仿佛北)
普度众生的方向
唉。又迷路了。


独处的当儿
尝试将身影
拉长。缩命。
轿车 摩多 小巷孤影
麻麻档 拉茶 炒面(印式的)
倒映
不夜城
在一片喧哗
延伸寿命。

该活的。明天依旧
持有二十四小时
的步伐(任你飙)
可是你车子的轮轨
碾碎
街灯微光
搓磨
呓语。
留念。

Saturday, September 12, 2009

念诗






只不过是
要让


的心灵




的小动作

继续





去了

Wednesday, September 9, 2009

吃(两人之争)

烧一窝盆菜上桌
左手不假思索地举筷——开始搏斗的游戏
右手在一旁打盹儿——无趣地愣在一端
驻在一边儿忍耐
一秒 二秒 三秒
一秒 二秒 三秒
后来打翻了餐桌
“清淡一些是生命的原点。”
捧上一碗清汤寿面
右手孜孜用汤匙——沿碗嘴不断搅动
左手霸住嘴巴——一口气也透不过
“不是我的菜。”
间接中酱油前来凑热闹——“我们不要。”
盐巴路过插嘴问候——“我们不要。”
橄榄油迷糊中掉入汤底
“我们的食物啊!”
厨师走过来
不怀好意地将食渣统统倒掉了

Tuesday, September 8, 2009

逆光

在有曙光的地方说悄悄话

光芒的重量
沉淀在高速公路
岁月如沿街的常景
疾速缩短了他的命
短暂短暂短暂再短暂
回首
人影却伸长到极限
后来听说
他们都断了
思线



2009.11.22刊于《文艺春秋》

Sunday, September 6, 2009

时间•宇宙

时间公转的航线
与太阳月亮日夜追逐
在人体内造影后
不断皱出岁月的痕迹

时间常说谎
把所有的记忆
推进我的梦境
不断地老化
发酵
泡影致死

大地的初日
夕阳的初夜
时间是两者的调色盘
把昼日化白
把寂夜化黑

人类把生命卖给时间
生物把文明送给时间
学者把思维托给时间
时间唯有以数字
回报那些信仰他的
恩人

偷窥死亡

黄昏就这样晒干无尽的哀怨
泣声干枯后烧成半晌的汗滴
余温一升就蒸成无影的浮生
死去又再投胎

深夜死魔偷窥我的梦
悄悄以鬼血
在我呓语里谱乐
时辰一过
我就死在他虚无的手掌

脱血的躯壳
魂魄都散了
再多的祷告
乃换不回往日惺忪的笑靥

时间在说谎
死亡根本没有期限
可是惧怕死亡的友人
一直日夜与我屏息
拚命跨越
生命最底的
地平线

Friday, September 4, 2009

Wednesday, September 2, 2009

科举的缪斯

文字的正义
如纯油的分子
密度稀稀
一旦溅入一堆水
聚中
沉淀
在虚无的谷底
又成一套
化学荒谬的诠释

无中生有的呻吟
半夜饿鬼魂在课本边缘
嘶吼
徘徊不定
前页到尾页
粉红渗透了血腥
里边的大战
革命的使命
在读者轮廓
荡漾
老师说
那只是历史的谬论

沦落在科举国度
私生活随音乐流浪
感性像语文放肆
渐渐
躯体脱血
骨肉冻成不锈零件
数年后
栋梁进化成机器人
归为一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