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8年生于瓜拉丁加奴。喜欢左手捉笔,右手握卷尺。轻微色盲。吉隆坡拉曼大学化学工程系毕业。一个很不听话的小子,科内课本不读,偏偏学别人搞写作,未来去向还是个谜。个人酷爱乱写,东写写;西写写,写到满天都是文字,乱七八糟的。自中学想当作家,天天发白日梦,天天陶醉在文字耕耘的怀抱。 诗作收入《作家的家》、《南方鸟》、《东诗300首》、《一趟旅行》、《最后一本书》以及《恋念乡愁》。著有诗集《末日有时》(2012年,马来西亚大将出版社)、《室内之诗》(2013年,台湾秀威出版社)和《当你也寂寞的时候》(2014,马拉西亚雪隆兴安会馆出版社)。曾获第二届游川短诗创作奖佳作奖、第三届游川短诗创作奖特优奖、第十七届新纪元全国大专文学奖诗歌组叁奖、第三届海鸥文学奖新诗奖、台湾第九届林君鸿儿童文学奖童诗组三奖和香港第六届工人文学奖诗歌组首奖。诗作《鱼骨》入选《2012台湾诗选》。 EMAIL : tanweijer@gmail.com

Friday, April 30, 2010

戏院满座

放生的夜
很野
全部堆进一块黑箱
(偶尔琐碎的零星掉入
掌心的湖)
云众群影
时隐时现
整天忙碌对号入座

戏票
流水般
传递在陌生
脸孔之间
队伍有五亿年
之久的距离

汽水盛满失焦的眼神
交集
那迫切坠入
陷阱的心情
从细瘦水管溢出

夜深了一半
人潮卧在一群
黑卵堆似
把体魄
安顿在空心银幕
的笑声中

Thursday, April 29, 2010

候鸟

候鸟组队
飞越南国
寻觅在晴天栖息时
掉落的喙子
一群迷茫
陌生的鸟影
默然跃过
黑发上平静的冷风
到业林追逐
海风吹淡的
鸟鸣

那些旅途中
从怀抱放生的
羽毛
画了一片
春季

过年

今夜沉睡之后
掌纹不会逆流
河溪涌动的方向
不再倒带

舞台上
踏响的孤影
将是昨天巴士里
错过的
一页小说

一页一页
脱落
白发编织原野
任由你狂奔
也不曾迷路
据说
朋友都是跑散的
牛只

Tuesday, April 27, 2010

偷情

如果清醒之后
只能像一棵老树的
白发深处隐蔽
一根虚无的瘦叶
我宁可自身
化为一尊石鱼像
沉淀在痴情大海



2010.05.31刊于《东方文艺》

Sunday, April 25, 2010

移民情怀

1.
候鸟栖身枝丫深处
弯身
修剪夕阳沾点的白羽
和在梦巢做爱繁殖的指甲

守候醉酒的情夜

2.
初朝微光
编排似纸鸢非纸鸢也
晴天一幔
自海角逃散的季候风
是一种激素
让疲惫的双翅
重温方向的寄托

3.
从木匣释怀的归属感
含著春天的歌声
唤起一群快要
昏睡的
鸣丛

4.
国度地盘已分解
国际护照
泡进一杯红酒
能暖和一些迷路
的焦虑

5.
侨居岁月跟前
偶尔
移民情怀
扎根
开花了



2010.05.31刊于《东方文艺》

Foie Gras

我们前世是Toulouse鹅。

数个年代相传
家属怨言
魔咒般裹包
真相的嘶咧
如归地的枯叶囤积在
发炎的肉体某处
滋润不少种毒菌
氧化为无机油块。

你从高级餐厅买回一片
脂肪浸泡铁锅的欲火
细心烹调
一顿能满足人性的
罪恶。

我们的后世还是Mullard鸭的后代。

注:Toulouse与Mullard都是用来生产鹅或鸭肝(Foie Gras)的鹅种和鸭种。

The Night’s Still Young

阳台跟前
书写青春的夜
烧成烟蒂尖端一虬
孤烟
笔直的寂寥在舞台
摇滚
不眠的优雅姿影

梦呓躺在火焰
睡到初朝
自然

Saturday, April 24, 2010

我们都喜欢听谎言

1.
我们都喜欢听谎言
关于糜烂的密语
蜂群摘去筑花巢
关于掉泪的诺言
女人抛在一夜情泛滥的床榻

总之
一言难尽

2.
自摄影机
投射的谎局
装置一桶无知

喝下蛇的语言——
消化真相
满腹谎言,打嗝
他将会是一个熟睡的撒谎者

3.
骗话仿若
一场免票戏剧
观众温习自残
蠕动全世界
会呼吸的木偶

4.
戴面具
你谎言今夜会是什么
颜色?

5.
谎言价值不菲
(连小孩也不懂)

只好日日夜夜
选用
折叠式讨价还价
说服你
把我书写的谎话
退还给你
做书签

6.
谎言成熟
说谎的人
还在秋千
闲荡

谎话卸妆后
我们兀自
信仰谎言万岁

7.
谎言不老
永不老不老

Friday, April 23, 2010

减肥

过期脂肪 瘦了 半斤
惆怅体魄 瘦了 半斤
老退视线 瘦了 半斤
变黄脑汁 瘦了 半斤
声音深度 瘦了 半斤
烦恼皱纹 瘦了 半斤
曲折脊椎 瘦了 半斤
肚腩厚实 瘦了 半斤
口水浓稠 瘦了 半斤
酒窝阔度 瘦了 半斤
瘦肉 肥了 五斤

开罐器

讨厌星期四
却用不着
一支不锈钢开罐器
撬开掉
因为狡猾的齿轮
骗不过一张远见的
日历

第三者

情中的第三者
犹如一罐刚撬开
沙丁鱼速食里
挤满霉菌
饥荒的舌尖
勉强地
把整罐食物
抛在垃圾堆任
路过的饿鼠
消化

大学假日

洁白下午
整理行囊
阳光隔着烟蒂倾斜十五度
风干记忆
自成一框
贴张小邮票寄回乡思的
底洞

日记深处
诗篇长了几颗痣
(你没有察觉)
忘记长翅的痛快
你缝个风筝
把一沓发黄的血迹
载送回家门外
的邮筒

有的时间
留作摆饰品
自长白羽
漫飞流浪
(有的还搭上
长途巴士
远走高飞)

Thursday, April 22, 2010

城市生活论

楔子:
(低调地)撑把廉价红伞站在某大城某个角落的十字路口
雨中默默,缓缓。不折不扣把脚踝旁的烂泥
用爱濡湿。用余温筑起能够用民主扩建的万能想像王国
是的,将一片不属于自己的国土再度占为己有划上那一行不起眼的大名

嘘……额前的捕梦网(不知是谁编的。
是不是蜘蛛遗失的丝网。或是银行保险箱
掉出来的)成日狩猎乘风漂泊——近乎夭亡的
梦碎和DNA和一堆不知如何命名的琐屑
过滤。叠缝成厚实的大衣披在陌生
(好让)身影满载余兴到工厂去复制梦幻地盘

寥星自燎;单靠摄氏15度月光唤醒簇拥城肚的路灯
天色转黑,治安变黑,心灵抹黑——辗转在一帮不详的喧嚣里以不安的睡姿酝酿视野
不夜城仿佛比白昼更黑,更唱不出平安曲慰抚失焦的肉体
炎热、郁闷列队步入酒吧陪伴那些不厌醉的伤感流浪狗
半夜警铃闹钟不响,独个儿悬心看走马灯手数阳台摆布的银河慢慢腌梦

存活在木偶遇上木偶的乌托邦。大家选择下载网上风流的:)挂在脸上。肤色背后
血:不曾流动,都是苍白的。笑颜冷冷。若碰上挫折,不妨偷渡7-ELEVEN便利店
自作聪明购买U转牌挂在履历表。有一阵子流感旺季,买个口罩来掩饰刀锋
尔后新闻上经常印著(无名氏)政客在台上互抛粪便,互用麦克风呛声的无聊报道
连车龙内身穿睡衣的上班族都背熟了做好人的台词

顶起肚腩漫开水龙头,城里秘密和心事夹在RO水的懒腰像重新
循序的季候鸟嘎然涌入无底洞。水计表一直突突骚动,路人仍不识
句号的隐喻(与用意)——逐一泛起无水之灾:
国币贬值经济减肥搞得夏天喘不过气,沉沉高温压迫人民到
有海的地方把存钱塞进咸鱼片祭拜财神爷抑或踏实
在石灰冷固无情的气候下栽下小小心愿豢养小菜苗
要不,回娘家翘脚习惯拍打蚊子的生活。(经营红血球对换老人斑的交易)

况且,青春死亡:生命线的最初与最终勾起
对春药、药物的爱慕与思念
爽 快 成了族群图腾
午后,荼毒性命的激情元素却是一团
不明的毒品烟蒂不断改良木纳的新陈代谢
阉割了2021年代小孩的生存论

时间定义
重复了六十次砌成
三月的时速旅程碑
为了捏低车祸率,工程师愚昧地(暗恋式的)
写下一套驾驶心跳方程式:f(寿命圆润)= 呐喊分贝 × 烦恼深度 × ½ 多余春心
延长生命在光线下的黑影长度

或许自己动笔编写城里的情节务必太过于自诩
或许用大自然的名誉筑起文明鼎盛的大城亦是如此平静而已
或许雨水的冷度洗尽城里污点只不过是暂时的完美罢了

后记:
开窗。眺望。一朵蓓蕾寂寞盛开。花香蕴涵私语任由我踮足
猛吸。暖意。已然饱和。瞳光里,喃喃念着:和平万岁!
守望城里每天每天盲目懵懂误打误撞,兜兜转转,车辆引擎的
回音依旧盘旋在噩梦。萌出一株魔掌——窃走微微烫伤的
呓语。磨碎。点缀挺起大城小市的天空。空洞。玄虚。清醒后,
下巴托在帘缘,白日里二度发黑色的梦。呼著黑色空气

Tuesday, April 20, 2010

流星雨

颠倒 我侧脸弄脏月光沾过的夜
流星游过 燃烧愿望
落地 开成朵朵眷属
青春期(如此腼腆地)爆炸
喷出忧郁舔拭的小痘
留在纹理 你歇斯底里
一段未成熟

Monday, April 19, 2010

空葬——记波兰总统、夫人与机上98人罹难事件

飞机残骸边缘
请记得捡拾我支离的名字

半斤哀伤
把国旗降了一半
(其余的继续飘扬)

白雾里
红血写出你的碑字
永恒的
守护那片没有人踏过的
业林

一张遗嘱
像过时的枫叶
默然葬进焦土

而总统
你的体魄
燃烧
好久好久
从跑道到异国火海
错过后来的喝彩

最后
将自己还给了天空

Saturday, April 17, 2010

近日无诗

我们近日不再做爱
欲火已冷冽
偷窥裸体的树丛
黯然静下
阳具、钢笔匿隐山谷
落成一棵露滴红墨的松树
独个儿卧在空床
架起幻觉的榻木
不断嘶喊
有些当夜熟悉的呻吟给你叫成
布置霞光的鸟影
我想:用一张血红的成绩单
结束诗篇单身的日子

Friday, April 16, 2010

嫁人

时针双臂无法接纳
我诗如万里长城般遥远
沿路长满柔情茅草
和绽放无情岁月的蒲公英
你在高岸掐一朵年事
跑回老家慰问亲娘
母亲只能啧啧摇头
带你到老庙
索一支梅花
之签
买一篮胭脂
水粉
等待情诗烧成诺言的那一天

Wednesday, April 14, 2010

Monday, April 12, 2010

诗的结晶

有个密处
连精子和卵子都游不过
唯有唇角的甜言蜜语
打动了子宫的大门
将一条条诗句
拉拢进去
后来长大的诗人
也莫过于
因情诗受精
而形成的肉体

菲林

摘下帽子向死亡
鞠躬 最后一次
自从时间宣布脑死以后
有些笑声不再被冲洗
有些脸庞不再被冲洗
任由灰尘慢慢编排
安葬地点
装进一格格列车
拉长到有光的角落 曝光
黑色记忆亦逐一
逝灭

诗的外遇

我情人
今夜不回家
在外继续胡搞
九个月后
产下有史以来
第一批余韵

没人认领的断句
我也初次
当上了爸爸

Sunday, April 11, 2010

吹泡泡

依宿半边天
卧睡的身影
浑身长出透明气泡

(所有不会发光的泡沫就开始飞扬四海
所有会折光的泡沫就沉淀于水露)

我们组织一队善于吹泡泡的家族
站在平地
十字路口 咖啡厅
海边 街角尽情吹起
圆圆滚滚圆滚滚
滚滚圆滚滚圆圆
透明空间
裹住流浪的呓语
迷路噪音 萧条海潮
踏上远途洪流

泡沫默然破灭
瞬间消逝
也在存亡瞬间
有些激情瞬间泯灭
呼吸瞬间却遗忘方向感

有些底里圆不了真相
淡淡地
离去了

Saturday, April 10, 2010

夏末

你脸廓
一半
给候鸟的翅膀遮蔽
一半
给夏风吹溶了

臃肿岁月
在昼日破裂
肉体发酵的汗味
和夙诺
于时间洗礼
肃清
一切贪婪和愚昧
的童真

烫伤的梦
淌著一丝隐约
呻吟,有些则沉溺泪海
再也找不回
断句排成逃散的孤岛的过瘾

飞过,乌鸦嘎嘎声
搪塞我在窗叶下期待的夕阳
偌或
你也侨居树下
豢养秋色一般邃密的
梦巢

雪在烧雪在
自我燃烧
一整夜

Sunday, April 4, 2010

用雨的爱说我爱你,宝贝!

video

解读科学

用一株草根
诠释宇宙的奥秘
累了,就睡在月亮轮廓

或者凭灯光的长度
揭破核能豢养的光速
热了,扭开冷气机翻阅窗帘过滤的阳光

用科学谜语对换另个谜语
重重的论文折叠气候
饥渴逻辑的性欲
诸神在夜间
往屋瓦汲水之余
不忘把百科全书
烧尽
化幻

Saturday, April 3, 2010

乌鸦群

伤心的隐喻。如雨往南方落花。乌鸦站一排,挤满气候绕过的钢线。背向黑夹克,一身濡湿的时间,呆在树根底下等待他们提起嗓子。
以半首曲,赞颂乌云。

Friday, April 2, 2010

当你学会沉默的时候

悬在钢线
乌鸦大口大口咬碎红绿灯弱光
零碎散漫镜片
阳光匆匆绕着桅杆吞噬
没人认领的霓虹

车轮碾平凹凸心情
某处漏洞
白沙从不被过滤的手心
溜出一条不朽的河
冲淡秘密
割除沉默密码

大街哀求静思
一块黑色柏油路
一链子白色分隔线
纠缠 铺开
天亮之前离开的小巷
有你体味
有你孤影

半晌弯腰体恤脚趾间
弹动的时间
在高时速行驶丢失性别
和岁月称号

沉默若一个渴望彩绘的
色盲病患者
我继续沉默
也默默为你沉默
生命
可止

当你刚睡醒的时候

薄荷吻晨的唇
早风轻轻簸动夜的眼皮
公路流浪著
气泡裹起迷路的呓语
风声折射
有些密语
破 牺
灭 牲

早晨淡香
像一队伍蚂蚁
慢慢爬出
昨日共眠的红衫
流露孤独体味
编成一网零碎的鸟影
鸣啭中
遗失

床单包住快乐
快乐牵住昼日
一醒
一睡
如此
简单

当你也寂寞的时候

寂寞豢养一棚
沉默如
掉了喙子的乌鸦

时间放空
呼吸的韵律
排成牙套
无法掩饰的蛀牙
上下上上 上
下 上下不平
陈列
洪流淹过的污点

五十年了,梦塌下来
尘撒满青苔
像一片渴望绿洲的海洋
圆不了盘绕孤岛的愿望
干枯干枯 枯枯的
卷起夕阳筛过的沙石
独自回味没有鱼网占据
的空虚

寂寞最终放生
像一堆长满黑羽的海鸥
嘎然而去

搁浅的梦

搁浅的梦
今夜不必烧作星星
静坐石礅
自残
弱光涌动大街
抽象的隐喻
照醒不为人知的
雾水去向
和夜的性别

塞车

躲进车龙
车龙睡在大城里
唯一小路
大雨坚实如米粒
轻微洗刷
没有绝期的分隔线
车影驶过路牌
溅起的泪水
是你为我而落的吗?

品洋茶——赠ikopi

一支听不明的洋曲
冲腾透明度玻璃杯
沉默半晌的
洋甘菊
茶香把红唇即时融化
而芬芳茶水
愈喝
愈新

于是我在这里写了一首诗——赠ikopi

于是我在这里写了这么一首诗
诗群的簇拥
给太阳晒干半截灵感
心情却在咖啡厅
浪漫整个下午

我有一首诗歌想要送给你
待夕阳沉淀茶香
我的语言随之隐藏
你内心的月树之提拉米苏
甜滋滋的
熬夜

母语暂时哑住
时间失去性别
一尘不染地静坐左侧的空椅
整座城市沉寂于
老不去的黄昏
与一群回巢的车龙
歇息
那时我偷念的情诗
给你 泡在一杯洋甘菊
淡淡漩涡
流向心房

温情

你的手
冷若冰
热如滚水
硬如石
软如大海
却索不出一线
童年失踪的体温
与一串
熟稔的笑声影子

Thursday, April 1, 2010

自由

一箱子的影子
释放如白鸽群
重生
涌成一团白云
染了
我这些年来对天空的
蓝色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