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8年生于瓜拉丁加奴。喜欢左手捉笔,右手握卷尺。轻微色盲。吉隆坡拉曼大学化学工程系毕业。一个很不听话的小子,科内课本不读,偏偏学别人搞写作,未来去向还是个谜。个人酷爱乱写,东写写;西写写,写到满天都是文字,乱七八糟的。自中学想当作家,天天发白日梦,天天陶醉在文字耕耘的怀抱。 诗作收入《作家的家》、《南方鸟》、《东诗300首》、《一趟旅行》、《最后一本书》以及《恋念乡愁》。著有诗集《末日有时》(2012年,马来西亚大将出版社)、《室内之诗》(2013年,台湾秀威出版社)和《当你也寂寞的时候》(2014,马拉西亚雪隆兴安会馆出版社)。曾获第二届游川短诗创作奖佳作奖、第三届游川短诗创作奖特优奖、第十七届新纪元全国大专文学奖诗歌组叁奖、第三届海鸥文学奖新诗奖、台湾第九届林君鸿儿童文学奖童诗组三奖和香港第六届工人文学奖诗歌组首奖。诗作《鱼骨》入选《2012台湾诗选》。 EMAIL : tanweijer@gmail.com

Wednesday, June 30, 2010

悼大诗人商禽

“我从小就是一个逃亡者。年轻时被战争、政治追著跑,现在被病魔追著跑!”——商禽(1930 — 2010)

当你放开手 从轮椅
以盈盈步伐,沿幻觉铺成的路
走去。走去。走去。
用脚思想近十年拘束的自由
或者黎明割破之前
展翅高飞
远走。远走。远走。
深埋你眼里的诗句
经典地香著
编绣一本本不朽之书
你离开时 撕走一些瞻望岁月的诗稿
却坚持留下《长颈鹿
梦境偌大如诗歌交织的大海
我看着你 你
漾起最安静的微笑 继续在回程途中
玩诗

Monday, June 28, 2010

黑暗背地
脸像刚败坏的狮子
投靠蜘蛛捕罗的大网
面向清水
低声鸣叫

岛屿侧脸
积满乌鸦竖起的树荫
沉淀的黎明在树脚
却着了凉
(部分黑暗已划破风)
盈盈般呻吟
呼啸所有逃避阳光的静物

石雕一脸苍白
在埠头吹寒风,冷衣已凋落
仅存一块裸体站在尽头
笔直姿态守候
一缕光芒
从眉间
蒸发



2010.07.20刊于《南洋文艺》

Sunday, June 27, 2010

我是一只小小小小鸟

video

Friday, June 25, 2010

护照

无论用一座长堤
一段高速公路
或者一块靠岸
对 望
沟通的距离感
若隐若现

距离归零,家乡归霜
回首昨日流连的足印
都盖满浑圆三角四方的印章
凋谢至地图的腹前

一张通行证的力量可大啊!
允许灵魂贯穿灵魂
异国泥土践踏异国泥土
相濡整片世界
平坦如牛羊爱恋的草原
衔接整片世界
绵亘如淡水海水接吻的河口
罗曼史默默香着

Thursday, June 17, 2010

海鲜晚餐

(主厨将整片海洋投影热闹厨房)

聚集十二条挨饿的灵魂
Arnott的Tim Tam Sweet Surrender刚从澳洲下机
环绕十二双手,一块接一块征服没有目标的终点
有人不服
饥渴的思想已辗转数个钟头

(招待生端上一盘盘失温的菜肴)

在黑里透白的亚龙槟城烧鱼海鲜饭店招牌下
身影与身影斗速度
叉匙比筷子敏捷
夹紧
啦啦魔鬼鱼苏东肥肉蟹
豢养乍患罹狂食症的大嘴巴
(医生忘了开药
暂时折腾空腹是必然的生理需求)

争先恐后交织的喧哗
如恋爱杂乱且不肯断线的啦啦米粉
挣脱蛋炒饭和老鼠粉稠羹
子夜淌流胃酸习惯性云游消化论
论饱满的晴天,论
阴天的苦楚

(咀嚼声超越草场上的虫鸣)

嚼街灯残留的浪漫
嚼明天起床后的无知
唤醒午睡的肚子
我们痛饮通吃一段傍晚
今夜不再矜持寂寞

当镰月弯半个腰子
北海道Royce咖啡巧克力卸下优雅
随爱尔兰Baileys薄荷巧克力奶酒私奔
躲进冰桶与酒杯列成的后巷
扬起近乎沉醉的笑声
渗入窸窣里
空虚心灵今晚占有暖和的境界

(继续沉默
沉默在陶醉声)

荔枝糖水停泊在小白碗
星空已死得很灰暗
回家的路,分明没有出口

(奔驰在高速公路
时光亦high
High得凄凄哀伤
16日如此短命
迅若豁然错愕的美酒)

附记:20100616与一班同系好友到增江(Jinjang)阿龙槟城烧鱼海鲜饭店品尝价廉物美的海鲜特餐。Daniel同志还带了进口巧克力与美酒刺激大家,把当晚气氛昂起极度高潮。愿如此聚会会有重逢的一日。

Wednesday, June 16, 2010

无题

为了抽一根烟
不惜将太阳枕在头下
梦畔独钓
一尾涌向时间的河涧
虹桥紧跟最后班车
从夏风窜出
惊醒纸盒内的火柴
微微重生的火
拥挤燃烧的空间
嘴叼那根烟
解化肺部的尘灰
灭顶伞子
抗拒的恋爱

Tuesday, June 15, 2010

旅居——致幽子

总没有一支合味的烟
独烧我的寂寞
总没有一床合身的褥
容纳空虚灵魂
但,总有一种诱人的影
能套住向往飞航的自由



久违烈火激光
我将在你面前解开上衣
让你普照
须。
翻白
悠悠在阳台等候明年的夏天
手指却偷渡你的岁月河域
打起蝴蝶结来

酒店铅笔

用铅的思想 荼毒
一张白透的纸
涂鸦安谧的巷影
然后自我匿藏
木制小盒,不再苏醒

行李

从狂食症沦落
厌食症
重复折磨自己的肚子
习惯在起飞与降机的倾斜
缓性呕吐

中国茶

在阳台晒月光
偶尔无影风
穿梭我的茶
自身升温聚成小露
留下一杯已降温的乡愁
待我相思

家乡

(把)一栋建筑缩成掌心之大的
艺术品抛进行李
继续做梦

旧梦

依窗台,眺望
月光于森然业林缝合零碎人影
裸地如此昏暗,你细心缝制
一件花裙在柔光下艳若娇妖魔裳
自嫁子夜为小情妇

十年已过,你不曾卸下那条裙
飘飘然地头靠人家门栏,窥
情欲繁殖的灯光,倾听窗帘背地窸窣
继续绣指尖的婚纱

节奏

你苏醒在华丽清晨
入睡在星空的簇拥

苏醒的鸟儿,落
在沉睡的蚯蚓身边

苏醒的梦,落
在沉睡的床榻,落
在惺忪的窗边

苏醒的车,落
在沉睡的弯路,落
在乍醒的山谷臂边

苏醒的叶,落
在沉睡的湖,落
在刚醒的清露侧脸,落
在冬眠的宇宙脚边

你苏醒在暗淡子夜
入睡在天亮的飞行翅膀上

Friday, June 11, 2010

我将眼睛给了你

“黑夜给了我黑色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顾城《一代人》

你在摸黑的惧畏 我已听懂
看不到自己的花花世界
也错过了微笑的图形 在乎一切一切笑声
总会淡出时光
唯有我在你记忆里莞尔
却看不到你也在欢笑 好久
好久你意识不到人类的美

亲爱的,
当你亲睹宇宙第一束光
请不要害怕它会劫夺我的眼睛
因为
他们已在你掌心适应着
新主人的体温

梳发

春天为你烫直卷发
如柳絮般笔直
一直往地心垂下
午晌你偷偷小寝
梳妆台上的木梳子
轻轻穿过你乌黑的河域
滤过累去的星星
拨弄的水声已落到水井里
静静地
理清你炽热的睡意
看着你
在无雨的下午
继续梳绑你的梦结

浴室

打开浴室小门
小河将流进这窄小的浴缸
潺潺 溶解在
你口哨谱写的轻调子
一些嚣杂的鸣叫
像乱世
在浴室里喧哗一小时
我仿如返回一片业林
只可惜
数棵大树早已倾倒
在电锯声的跟前

眼镜

全世界在你面对的玻璃
苏醒 沉睡
你会不会因为日常重复的风景而
疲倦?

光的重量将你压平
再慢慢淡出炙热的抚摸
如同昨日恶梦发颤
的体温

雨点聚成眼袋一排泪
有大海宽柔的咸
渐渐在你闭目养神时
静静
落下

愿你习惯近视的苦闷
愿你继续老花
或愿你一直色盲下去
失去颜色的兴趣
孤独下去
那时,我将从黑白交织
的云层接近你脸庞
替你作那双
老去的眼睛

Wednesday, June 9, 2010

芭蕾

踮起一顶优雅
趾头触地的几率愈少,不说话的美好
愈是探索合身的舞姿
则我浮在轻盈的地心引力
慢拟台风的旋涡,藤萝下
转动镜子木纳的身影
移走下午沉淀在天花板

雨是舞台,伞是观众
裙裾边腼腆如秋水的肢体语言
裹在跫音和笑语里
缄默的,舞动所谓的理想人生
细脚抬高,触及天空正窒息的鸟影
以一刹那的沉醉唤呼
远方归岸的航船

暮色叩落,没有掌声
若大海那样拍动法
窗台上的羊齿,将
安谧卷在最初的生命
如此深邃

Tuesday, June 8, 2010

寄青春

琴在梦底落音
风用眼神抵押一房子青春
成日缠进万年青,一些梦呓
凉凉的,从冰窖淌出的鸽子
在钢索踱蹀
期待你将岁月从夕阳掏出
洗涤新陈代谢的余韵
阳台前,叹息烧成稼庄的一双明眼
普照即将在静夜
沉淀的青春

离人季节

清真思想自眉尖,滑落眼角
揉搓一滴泪
自眼袋膨胀,纷飞
自八月深秋缓缓阑珊
情话缠绵手心,你人影将逝
名字已定格成沦落草丛的枫叶
只要你适应
呼呼吹出凄美的风调
我来不及记录
已遭城市噪音碾毁
耳语离去,情信化灰
冷清淡季
停顿一阵离人的骚乱
胸脯小池
颤抖整个季节

怀淡水

暮霭即化为大海
缝合天地两块个体的一排大树,在尽头
我偷窥裸体静泊在将逝的夕阳,淡水呀!
黄昏在你身体长出燎天的鳞片
细指雕开花浪,想象那永不幻灭的亢奋
你发现我在对你微笑
不慌地伸手从云层挣脱一面绵巾
拭干羞涩,六月的热海
把你揉成终日看海的岩石

仿若夏天如此辽阔,淡水呀!
渔人卷收流浪的大渔网,躲在小船的簇拥
小寝,摇晃小手绣织
在迷茫中,在星空底下看流星的梦
码头伫立于街角
有一匹船只披上夏季的大衣
朝星座提起巨浪开往如同死亡的
新航线

凄美的沙砾,把大地的重量寄托在
对峙的高山
我搭乘巴士沿岸寻觅沙滩城堡
砌筑堡垒的手印已流入海水
遂心循灯塔漂泊去,依在山腰
卷缩成数株奉海的杂草
痴情至终

古街弄巷亮起眼睛
一院子清静,恐怕被海啸吞噬
雨点依然在寂寞老街倾诉童谣
将瓦片打响,叫醒了深山正澎湃的月光
拟成小河淌进这小镇
有些斜成靠海的山坡
日出逐渐自大肚剖出
矮楼向往的灿亮

失眠

子夜已深。我从半夜十二时一直辗转反侧到凌晨两点多,寒风间接跑入空房,只好直冷至微颤着。我懊悔。那双疲惫的眼睛无法安定,这都是晚餐时贪喝咖啡所需付出的代价。失眠才几天,我开始培养午睡的恶习。近期赶功课赶出熊猫眼,分明显彰。上课时喜欢打瞌睡,一旦讲师没发现就偷睡片刻。内心的懒惰虫已日渐破蛹而出了。

Sunday, June 6, 2010

致诗人——向Dr Lim Swee Tin和Dato A. Samad Said致敬

大地忧伤颤动
你再次走出风的阴影
浑身湿透了孤魂的岁月年华
驮起一袋南洋天空浓郁的传说
如花粉轻盈般无限地吞噬前路的弯曲
攀上山路,双脚的沉重仍旧不识影子正疲倦着
因为你簇拥会说话的文字岛屿,地球阳光普照不到的洞穴
有你诗影在深渊里扎根沉静地日复一日地香著发光著梳理这荒土

黑影

左脚伫立第十二阶梯子
右脚踏实第十一阶梯子
海风穿过的拖鞋
留下一滴咸咸的蜜
引一排蚂蚁循着脚趾罅缠绕
在温煦晨光豢养下
砌筑微小土窝
孜孜交织影碎
成全一个依墙的黝黑个体
与一躯没有流过血的梦想

Friday, June 4, 2010

错失

站在出口
双眸老注视
往前鱼贯的搭客
身影总不断向单一方向涌去
在那时候
回首是种奢侈的形容词

水源自你唇口迸出
嚣张的流动拍响整间厨房
我寂寞地注视
他往地心
溅地 拍散 接着消逝
偶尔纯净若清水的激情
总没有重复挽回的余地

Wednesday, June 2, 2010

止痛

近期健康亮红灯。胸膛中部隐隐作痛已有八日之久。缘故不详。也许是我超重所引来的问题。终究鼓起勇气趁大热天独骑摩多到三公里外的政府医院。我汗流浃背地等候轮流。先是一名俊帅的马来医务人员替我量血压及验ECG。看着ECG机印出来的报告,说我的心脏有点奇怪。最后向医生求诊,照了张X光,毛病的泉源仍旧未能判出。医生只好开了两种止痛药及一支牙膏似的肌肉松弛膏给我。临走前,我依稀记得医生对我的叮嘱:不要想太多就不会痛了。原来,我胸脯的痛与心理有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