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8年生于瓜拉丁加奴。喜欢左手捉笔,右手握卷尺。轻微色盲。吉隆坡拉曼大学化学工程系毕业。一个很不听话的小子,科内课本不读,偏偏学别人搞写作,未来去向还是个谜。个人酷爱乱写,东写写;西写写,写到满天都是文字,乱七八糟的。自中学想当作家,天天发白日梦,天天陶醉在文字耕耘的怀抱。 诗作收入《作家的家》、《南方鸟》、《东诗300首》、《一趟旅行》、《最后一本书》以及《恋念乡愁》。著有诗集《末日有时》(2012年,马来西亚大将出版社)、《室内之诗》(2013年,台湾秀威出版社)和《当你也寂寞的时候》(2014,马拉西亚雪隆兴安会馆出版社)。曾获第二届游川短诗创作奖佳作奖、第三届游川短诗创作奖特优奖、第十七届新纪元全国大专文学奖诗歌组叁奖、第三届海鸥文学奖新诗奖、台湾第九届林君鸿儿童文学奖童诗组三奖和香港第六届工人文学奖诗歌组首奖。诗作《鱼骨》入选《2012台湾诗选》。 EMAIL : tanweijer@gmail.com

Tuesday, August 31, 2010

户籍

以前的户籍
绊成栖息灯柱身体上的污秽
留张广告启事
部分国籍已被风啄食
身份开始不明
一排齿痕暗示我

去向:N/A
桥梁贯穿回程路线
像把扎紧的辫子松开
杂乱交错中仍有出口
(只要你懂得跨出这一步)

坝堤崩垮
洪水冲洗皮肤表层的名字
立可白挤破清白
企图擦拭影子荫蔽的胎记
而裹住莫名骨肉的肤色
渐渐漂白
以待新色发挥创意

家:Unidentified
找个空盒
盛这件流浪的身影
如水遇冷冻结
成形
而脸庞乃流行着国际化风潮
继续远走
寻觅体温合身的冰库
在记忆力腐烂以前

填海

因为 贪婪海辽阔的思想
而 坚持开垦这片赤子之心
惊动了搁浅的梦
据传有渔船哀伤地
用灯号拍醒航线
吊唁

我们的欲望
憧憬着无止的完美主义
将沙砾的冷酷如掩饰谎言的粉妆
敷在粗糙的脸上
修补向来无法惬意的瑕疵
填啊填啊
底下脱水的贝壳曾听闻海的咆哮
终究也消了音
稀成红树林的根儿

Monday, August 30, 2010

丁加奴 Keropok Lekor ——缅怀篇

船与海
本是同体

还记得出海时
木屐憧憬的浪潮
在十三年前
湛蓝及时褪尽
这城市火红的面容

上岸之后
海底的鱼贯
不再迷惑去向
渔网一度窒息
海港不再烦恼干燥
而为夕阳去腥的功夫
似乎葬海失传

原来噢
乡愁可以如此搓揉
轻轻推出冗长的沿海公路
记忆将尽头拉长、
烧烤
一种莫名的灰色
繁殖着时代扎根的千变

唯有
热油炸开
汪洋的心脏
涎水才能
舔舐无法愈合
入骨的伤口
风湿的季节里
当年听海的回音
脆脆地
断了命

注:作者97年离开丁加奴后,至今仍放不下许多失去音讯的中华维新小学的朋友、保姆、大海、Keropok(鱼条)、童年芬芳的Roti Paung(奶油面包仔)等等。近几年作者重返出生地,发现Batu Burok海域一带的填海工作正如火如荼的进行着,突然感慨当年没好好珍惜登嘉楼所有的一切。

Saturday, August 28, 2010

飓风

当 快感 像眨眼允诺光的容量
你何必在意这动词背后
以不宽的脚步
在我身上踏满
足印
如天晴后
陨落的不堪风景

Friday, August 27, 2010

说梦

在这里
做梦是个禁忌
篱笆围住夜是幻想
没有绿洲
没有土壤
没有熙和的晨露
及时为梦定性
而那里
梦会散
我发觉苏醒在野梦
堆砌的空房
有鬼
有杂草抚醒我

Thursday, August 26, 2010

乃依恋你
海蓝的眼神
像只成日仰望天空的毛毛虫
由衷饥渴
辽阔蜕变的隐喻
乃更新著

凝视海鸥伸长的羽翅
于心轴刻出漩涡
以云的温凉探索内心独白
绣刺一种悲壮的英姿
漫漶海风如冷却的
云烟,聚滴海床
由航线碾毁

你问海,其实
海的传说印着鱼贯的标志
在白天游漏月光侵占的渔网其实
海是睡着的

Wednesday, August 25, 2010

相遇

T,你喜欢迷藏。我喜欢迷宫。如此孤独的游戏我们都玩得不亦乐乎。当你不在,我手指自然地在白墙上勾勒你侧脸的影子。为何侧脸?看着你如此镇定,我可以偷偷亲几回啊。而你,喜欢被我撞见的惊喜,总是喜滋滋地期待我们下一站的奇遇。有时,我觉得世界很大,你很渺小,我们如蚂蚁,走进糖果工厂,憧憬一些偌大的甜蜜偶遇与喜悦。”

黑发

T,我在你的梦畔编织一条小溪。河浅,冷冷的纹理流动着鱼的自由。我牵着你的手,逐步踩响自己的身影,濯起足来。而你站在远方偷窥我弄湿鼻息的样子,一脸水性的羞涩,盈盈投影你掌心。自己仿佛站在你黑发系成的夜,星星失衡后陨落,皱醒你昼夜理直的思念。偶尔打了小结,我会在街角莞尔地轻抚你的梦,陪你睡去。”

请你阅读我快要崩裂的《极限》

video

壁虎

所以我们喜欢倒睡
把头栽进不眠的枕头
像沙漏倒立思考
在漫长的夜
惊闻一只兽
跟寻墙上密密的蚁队
爬过鱼尾纹
攀越掌心
啪!啪!
人影散开
又一条尾巴
离开了梦的队伍

Tuesday, August 24, 2010

小情话

T,我家的屋瓦很浪漫。当雨滴溅落在他身上,雨水任性的潺流靠屋瓦皱起的层次成全了一种密语,情调听似摩尔斯爱情密码,但足以唤醒你接近玻璃窗,贴耳偷听宇宙的表白。清清淡淡的情话,散播着水性的软弱,在你脸颊刻出个漩涡,而我的声音将融入其中。幽深的谷底,我依恋着你像屋瓦般不曾逾期的罗曼蒂克,细细的情话将慢慢编出一张不朽的约定。”

初恋

T,我们的初恋是在光线内长大的。当年秋季瑟瑟,人群中,我们陌生相遇,交换那对微微绯红的羞涩眼神之后才慢慢拥抱。我望住你,在微薄的阳光下复习光合作用,感受近乎冬眠的叶绿素。原来,我们都是两棵不同类的树,注定驻守不同的岗位。然而只要我们用力伸展,用力伸展树枝与枝丫,不怕艰辛不怕畏高症,终于能在某个高度十指紧扣,一同汲取濒临泯灭的温馨记忆。”

T,距离上次我们一同旅行的日子可久了。回国后,你亲手折叠我,然后细心藏进你最隐私的抽屉里。我栖着你其他的棉袄和寒衣,无论冷天热天,夜夜守着你,期盼有一日,你突然打开柜门,拖开抽屉,依然能在淡忘中重温我的笑容。这些日子我都不累,只是不习惯尘埃与青苔攀满我瘦去的个子,大力把我压平若你成日喜欢辗转的床单,褶皱相濡着你我都熟悉的鼻息与体味。”

观晚霞

T,我今天又不顾蚊虫叮咬危坐树下期待夕阳的结局。时间,如雨,从高高树枝坠地,像粉碎的阳光尘埃溅地之后,静静蒸发。而我凝视悬挂半空的圆润白珠,仿佛阅读你的回神,偶尔幻想在深邃的某处幸福地迷路着。天黑以前,你连带倦意徐徐沉淀、扎根、破土、再撑天,化作我眷恋的另一棵树,依着你观望晚霞的出没。”

经血

留不住一滴清白
三月初吻已压缩成雨季的泪

潮汐寻觅一种尽头
以大床宽敞的姿态
汲取航线扩散
涟漪……涟漪

注入地心的秘密
鲜红色的痛楚
充实一口枯涸的井
有一点滴
复古的母性

Monday, August 23, 2010

伤城

夜深得连黑暗也洗不清
星空底下
宁静煮沸一锅寂寞
溢流的蒸汽,挪成
耳际熟悉的噪音
流萤飞过,汲些
暖流照醒
流浪的梦

小巷淌着红血
伤口深处,一丁
淡淡花香拥挤着秘密
传说中皇帝舍弃的孤岛
今夜将罗列拼凑一座
发芽的城市
顶着光的诺言
慢慢延伸夜的手

自高楼眺望远方
你的眼,眨出一穹
山的咆哮
我的手,拍响一床
海的姿影
梦 突然潮湿

伤的重量如连夜的春雨不断累积
导致孤单失眠
早已成为守夜的洗礼

Sunday, August 22, 2010

黑白

你相信
岁月会降雪的传说吗?
(请不要问冬眠应有的体温,
好吗?)
冬末,你必须明白
白色是纯情的梳齿
踏响你黝黑的长廊
而你始终逞强
追根乌发漂白所缠身的动机
绊倒 阳光刺破的阔路
在那季节
(请不要问我,黑的美?
还是白的艳!)

Thursday, August 19, 2010

面子书

经典说:
生活莫过于
用一张清醒的脸
写诗弹琴
上网流浪
交换栽菜心得 或者
创办餐厅生意 罢了

(打呃。打盹)

当滑鼠纠缠蜘蛛遗忘的网
不小心bookmark另一张陌生脸孔
再想挽回
Alt + F4 Alt + F4
Add as friend。Delete as friend
某些名字已洗不落
像连夜钻进空心肚子的
蛔虫寄居血液
分泌医生断为
Facebook病毒素

(我看你眼皮正苍白麻痹地瘫痪
神经线近乎抽筋)

女人印象

男人粗糙的手指
换作蛇的舌
一半毒瘾
沿纹理密成的
曲线
从脚趾舔舐
往上舔舐
往后黏糊糊
α淀粉酶
分解记忆
转换成稀有蜜糖
往上淌流
往后于嘴角
滴落
溅起浅浅微笑

Wednesday, August 18, 2010

蜜糖

( i )
蚂蚁循环
甜的记忆,秘密凋落
如白云剪碎的花瓣
轻轻弄湿味蕾
栖着南洋的热情

一滴光纯情
凝聚花蕊苏醒后的
宇宙心轴
蜜蜂回温乌云漫漶
清露简单的问候
只见他黏糊糊重构
天空破绽的味道

( ii )
花开花谢的风雨
一穹私语,纷落
密密的寂寞
是天空寄给大地的一封
情信

灵感挫伤的诗章
藏进火墙
凝聚火化的思想
烧开深情的肋骨
构建一只脆弱的鸽
扇动的白羽夹着风琴
消音的笑颜

挨近你干涸的唇
细听,细听
陆地无法平坦的寂寞
每一寸血肉
挪成你的娇小
天亮以前
满腔情怀沿着月光熄灭的
流萤纷飞的去向
远走,远走
呼吸久违的离别
却期望着幽情的相遇

Tuesday, August 17, 2010

空房

前世纪末
房贷已被中央银行批准
如今我走进空房,体谅某程度的落空
归还出租的空气
且交出冰封的寂寞

将天窗提高,光看梅雨倾向忧悒
促成洪水破绽的航线
床笫上有你谱写的形状
是无名的欲望

回家时买张单程票
答应出席你首场缄默矜持的汇演

哑去童年
无声构架背影
徘徊那只再也不会
醉红的酒杯
口红的重量
压缩仅存的葡萄粒
酿红酒

水仙朝东
北斗朝南
森林朝西
天空朝北

宇宙中心
当黑色分子
鱼贯掠走大城里靠噪音生活的明亮
你 会 蓦然 发现
一排流萤踩踏灯号熄灭的地平线
汲取月光
简讯,简讯,简讯:夜的初恋神话

风低头,露凝视
放弃离骚的走马灯
停止旋转,手指捏熄温馨烛蕊
暗去的眼神里
你味蕾舔著裸体
聆听外头黑暗呻吟的足音

一棵老树近乎寂寞

夏蹂躏春暖烧开的荒土,一棵
树,无花、无果、不高
栖着绿意歌谣
撑举天堂垂钓的湛蓝
梅雨留给干涸如瘦去的历史的
眼皮,枝丫坠落
悬在天空的手臂失灵
伏地
藤蔓因炎热的时代,卷出洋妞
上钩睡意的密语
有些缺陷像不曾成全自己的月食
或逐浪的满月
老迈的体味,竖成山腰的荫
缠绵一间庙
钟声将击响洪水洗涤的净心
一丝丝沉静冒出优雅新叶
冷淡旅程中,存在着
站立原地的理论
因为风景的缘故

Monday, August 16, 2010

短诗四首

( i ) 眼睛

打开天窗
首先你必须是宇宙的孩子
读懂云的手语
恋爱著光的情调
而非色盲

( ii )

半夜
两尾鱼的秘密
悠游侧脸
月光下
一滴水性的私语
揭穿体温压缩的寂寞

( iii )
有雷在山间
催眠一河的梦

冰河时代将你典型的睡姿
拟入尘埃砌起
的深穴

( iv )
声音的漩涡
卷成疲倦的蛇
凋零某种深度
如枯叶投胎
消音去

舌吻

舌头啊!
当你缺席今晚的盛宴
晚礼服寂寞了
红酒杯不再醉红
欲火落空
深情编写的私语
崩塌
从高岸溅地的失眠
屡屡打断
白蜡烛徒烧的光
喏!你罪过啊!

Friday, August 13, 2010

终结

清水抗拒褶皱
一直 往下往下铺平

蜡烛恐怕高度
一直 往下往下落泪

山路抵御凹凸
一直 往下往下坦荡

人类逃避死亡
一直 往下往下躺卧

Thursday, August 12, 2010

回顾祖国——致曾祖母

越远越蒙眬
割破南洋的航线
似心境框起的相簿
越厚越泛黄

回望祖国远去
我在异乡幻想
深夜大海隐喻的危险
弄湿着鼻尖的腥味
比做白天还如此鲜明

在泥桥下,背向希望砌筑的小镇
长廊盛装祖国托梅雨落下的记忆
星星陨落、满月坠海隔日
仿佛遇见回国的
细碎的人形……

Wednesday, August 11, 2010

前传

北斗,给夜一条生路吧!
鸿蒙忧郁缩成初冬第一滴霜以前
借异国潮汐的纹理缓缓忆起
诗人啊!诗人的名句,背影
轻飘淡香的春季。

雪止。有风吹散诗的成年礼
从婴儿攀升中年的足迹,印出
不解方向的航线,漫漶着
缪斯堆砌无知的漆黑
有一盏灯,你赶写时代破绽的畏惧
啊,北斗你看过他吗
看他走路的典范,似骏马一匹?

文字消音,扇子失灵
洪水溺沉血渍凸现的战乱
矛盾之日,结束于笔尖
咀嚼的真实,一种纯粹
将眼神深邃潜入谷底,混合
熟练的寂寞手法,以端直的姿态
留下一盘隐私
处子般净心。

Tuesday, August 10, 2010

牧羊故事

篱笆拦住辽阔的心情
围成一圈小村庄
在边界,我等你
滤过光影
收割着草原绿意
打薄晴天放牧的山风

羊只泄露了
白天的秘密
蓝天底下,无情唤叫
牧羊人说故事
便高兴的
拥成一块白洲似
地毯
静静倾听
工厂员工摘绵毛的
惊险故事

Monday, August 9, 2010

化石

撕裂骨肉之分
骨髓赤裸
还滴落着时间的DNA

科学家凭真空想象
从你身体抽取
未干枯的生存意志
(腥味漂流中带有你的名字)

当思想结石,我的
血早已淌出谷峡
你听见了我急流的焦虑吗?
每夜呼唤着
天空的蓝,而自己
深陷一直深陷
幽暗的井口
不自在地哭了

骨架解释着季节,冬寒里
白雪盖满所有路过的庞然大物
而我深感庆幸,数千年以后
竟站在你面前
挤进你狭窄的眼神
背向历史,与你对话
囫囵叙说当年冷饿
侵蚀死亡记忆

老木屋

佝偻背向巍巍高楼
阳光荡漾每户触及白云的玻璃窗
余温却忠于眷恋你门外绿意洋溢的胸膛

脚下,我隔着荫
窗台前,怀念仰首眺望
蓝天如此微小的幸福
暖和高度简化的视线

我白天黑夜满腹孩儿盈盈的笑声
却妒嫉你宏伟的容量
浑身散发浓烈的忧郁味道
犹如狐臭

Friday, August 6, 2010

明白

窗边的你知道吗
候鸟总要落脚
大地才不至于孤独

而乌鸦在钢线上呀呀高吭
城市大厦才不会寂寞

树荫下的你知道吗
地球自诞生就不停公转
宇宙才不那么寂静

守候街灯的影子生活不再单调
因大地交错了黑白天气

阳台上的你知道吗
车龙早晚都无病呻吟
让全城亮个眼睛

而明白真假区别的招数
思想才不会统一为单向

你知道你必须明白
人死后会缩成夜里的星星
让你学习仰望寻觅我的脸廓

Thursday, August 5, 2010

生死状

生在左,死在右
我在中间
生死
交集


天堂在左,地狱在右
我在中间
天地
互吻


冷酷于左,酷热于右
我在中间
冷热
静静


寂寞在左,沉静在右
我在中间
厮守

生存


死亡

Wednesday, August 4, 2010

手术

昨日梦见
在手术室里,把离婚证书签上
从此
生命的脐带将绷紧
徘徊火坑边界

医生拔去多余的胡渣
一撮羊水
一井泪泉
才为痛楚注射麻痹剂
呻吟牢固地被锁进
那排参差的乳牙后
我整夜圆着瞳
像野狼渴望的满月

手术刀剖开时间
再装置假肢
站在跑道上
用驱马的力量
往血脉循环方向
逆奔

当止痛药淡出孱弱的身影
前晚隐去的梦
以光代步
重现眼皮撑开的风景
慎重呼吸
墙上的白
轻声告别抽屉里
正静修的
某一页日记的自己

因为我不再是完整的原貌
因为我拥有第二次呼吸的权利

Tuesday, August 3, 2010

唇语

声音于去年被诊断
罹患哑巴
(十张口为此哀悼一年)

口红依旧沿着你略弯的唇
厚实地
蠕动
勾勒方言的唇印
一凸
一凹

谈着风的言语

Monday, August 2, 2010

进化论

如果电子能像
早慧婴孩
成日咿咿哦哦
巴哈那朝代的同党们
将躲入床头的香炉
经典地香著

Sunday, August 1, 2010

性感指数的研究报告

假设:
只要光影不死,性感就有所解释

初步推断:
猫步铺陈时尚的窈窕
GPS精准打量高度,再借
镁光仔细蚀啄赘肉
保留水性的曲线
还隐着骄人的肤色

实验观察:
半更有狼跟踪你的香水味,于住宅区的路牌上
用爪雕镌狼叫声
(狼狈地留一撮狼毫)

解剖分析:
粉底隔着陌生眼光
一堵厚实的防线
抵御三围缠身的火欲
亦剪辑足音的寿命,离优雅底线愈
遥远,性感的充其量愈
稀释,终究淡出处子般
清水一盆

结论:
人类恋爱爱美的人类,所以性感可以是单数或者双数
又或可像感性的π无止境地经典起来
流芳百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