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8年生于瓜拉丁加奴。喜欢左手捉笔,右手握卷尺。轻微色盲。吉隆坡拉曼大学化学工程系毕业。一个很不听话的小子,科内课本不读,偏偏学别人搞写作,未来去向还是个谜。个人酷爱乱写,东写写;西写写,写到满天都是文字,乱七八糟的。自中学想当作家,天天发白日梦,天天陶醉在文字耕耘的怀抱。 诗作收入《作家的家》、《南方鸟》、《东诗300首》、《一趟旅行》、《最后一本书》以及《恋念乡愁》。著有诗集《末日有时》(2012年,马来西亚大将出版社)、《室内之诗》(2013年,台湾秀威出版社)和《当你也寂寞的时候》(2014,马拉西亚雪隆兴安会馆出版社)。曾获第二届游川短诗创作奖佳作奖、第三届游川短诗创作奖特优奖、第十七届新纪元全国大专文学奖诗歌组叁奖、第三届海鸥文学奖新诗奖、台湾第九届林君鸿儿童文学奖童诗组三奖和香港第六届工人文学奖诗歌组首奖。诗作《鱼骨》入选《2012台湾诗选》。 EMAIL : tanweijer@gmail.com

Wednesday, July 28, 2010

瓜拉雪兰莪看流萤

再次接近黑暗,独舟(已懂事)
以光代步
游穿你深邃的身体
静静循纹理
立足航线,与地平线
相吻这河水的凉意

熟悉着灯号,温习恋爱
语言在子夜拨开树荫
释放隐居的光曙

船夫将梦幻迁移对岸的
终点,那儿有人
狩猎回国的游子,进行
夜景的贸易
对换流萤遗留的
窸窣

Tuesday, July 27, 2010

米粉汤

阿嬷坐在冰凉石灰地,悠悠折叠刚晾干的衣服。外头阳光倾斜些,但未能照亮客厅巨大的空间。晓芳却在阴暗的一处,手捧蜡笔,画起简单的画来。偶尔,她不耐烦地往那双瘦弱的腿猛抓,似乎有什么困扰着的。
“阿芳,过来!”阿嬷不忍她乖孙女被无情的蚊子狂叮,把她叫了过来。她看着印满五毛一角的腿,啧啧几声,就撑开几乎麻痹的脚往神台的抽屉拿出药膏。挤出白色膏,涂在掌心,用力搓揉几回再敷在晓芳腿上略肿的部分,为她解疼。
晓芳伸出脚,任由阿嬷推拿。她脸突兀一憋,“阿嬷我肚子饿了!”。正忙碌的阿嬷听见孙女的撒娇,马上放缓按摩速度,抬头望着挨饿的孙女,突然也愣住了。
“好的,涂完了,我去煮米粉汤给你啊!乖, 忍一下。”
她放下任务,踽踽走到厨房做菜。她从柜子取出鸡精块和一包米粉,再从旧冰柜掏出几根快枯萎的菜心。菜心在她露满根脉的手显得特别脆弱,微微一拗就断。米粉浸泡在开水内,等些时候自然会软。锅里的水沸腾后,她放捏碎的鸡精块入锅,用勺子慢慢搅匀。
十五分钟过了。阿嬷掀开铁盖,鸡香的蒸气渐渐溢出,才将米粉沥干和菜心一同放进汤里煮熟。晓芳则静静的在一旁,傻傻地看着阿嬷挥武。
炉火熄掉。热乎乎的面盛进陶碗端到餐桌上,阿嬷亲切地叫晓芳过来。木筷子递了给她。她把鼻子靠近那碗面羹,细心地闻几回,说道:“阿嬷,很香哦!”。
阿嬷听了心安。油腻的手,拍了拍晓芳的肩膀。“噢好。快吃。要小心汤很烧。”晓芳举起筷子,在米粉条间隙夹紧,轻吹,喂进饥饿的肚子。
微笑。阿嬷看乖孙吃得那么起劲又快乐,就由得她在矮凳上尽情地吃面。
整理沾了水渍的衣,戴着朴素的打扮, 阿嬷走到后院推出当年公公送她的老铁马。把一袋杂物置放菜篮子,踩着脚踏车,稳重地行驶了几米的路。她仍然没有回头。而晓芳记得她驼背的背影,在一个拐弯处,就像轿车排出的云烟,不翼而飞。

2010.07.27
8.20 p.m.




2010.08.16刊于《东方文艺》

Monday, July 26, 2010

哀伤的眼神
临月尾化脓
黏糊的痛楚
等烈阳成全
暖意结缝新
体肤
前世战争以血换血
的疤
深埋青根里
而痛的记忆
长出胎记,
当你挣开那
沉静的眼皮
会发现历史
是逆流着光
萎缩时代的
一具黑影在
西下前死去

随《Adiemus》奔放内在的忧郁

video

音乐大师Karl Jenkins最有震撼力的《Sanctus》

video

重量

有重量,悠悠
往影子深意陷
陷了梅雨的青春湿意
笔感冒,诗句感冒
颤抖着墨迹的笔画

天不蓝,也不空
云烟不识百叶窗外的热光
一半梦潮湿,一半心
冷。渴晴天可以拥护风筝
的重量,悠悠的

Friday, July 23, 2010

拔牙记

1.
哪有时间哀伤
乳牙即将离别的事实
若痛,血会像经血
豁然怀抱泥泞
若麻,牙龈将肿成
饮饱青春的大甲虫

2.
钳子徘徊篱笆外
我,怯生生摆高眺望
冷汗底下期盼
他不会砸坏我
甲乙丙丁的白门
(那些门是今天专程油上新漆的)

3.
与蛀虫共枕
口腔渐日冒出锈味,如
阻塞着刚装修的厕所
放牙刷的镜子背后
还隐藏牙仙的名卡
把牙痛排进马桶
循抽水机的操作理论
冲走隔夜发愁的泪



2010.08.03刊于《南洋文艺》

Wednesday, July 21, 2010

晚安

亲爱的。一声由衷的晚安
将唤醒隐居的猫头鹰
安抚
残光在初夜分娩的剧痛

在眼皮疲惫以前
横贯黑暗的轿车
亮着双眸
秘密集会,待
你深邃瞳孔
装备幽蓝梦呓
轻轻合上
牢锁隐隐余疼
揉揉的
放牧一阵青春子夜的
香味儿

苏醒前夕
枕头会有你的余温
而我喜欢俯耳
贴听月光
洗涤你皎白躯体的
雨水潺湲
憧憬此刻
寂寞重压的粉红噪音
情愿哑去

表白

鱼拥吻鱼的姿势
舌头潜泳舌头
眼神对换另一套眼神
在声音打结之前
清醒地

“我爱你”



2010.09.07刊于《南洋文艺》

Tuesday, July 20, 2010

当我渐渐失明——致庄静洁小姐

眼睛解雇太阳的大后天
眺望着世界的眼皮
二十年来,将落幕
静静地暗下
一切盈盈
睡卧
光芒无法触及的高处

当黑白辨别已不再鲜明
积盛眼角的彩霞
将是我毕生的
奢侈品
而无论你耗尽若干
祝福,我在河畔
只能对望你最后的一线背影

黑暗追逐远方的海岸线
拖长我在你眼里的黑影
当我渐渐失明
在清醒之前
想凭想象,包容
渡海存留的激光
天黑以前
天黑以前
无悔微笑

若你碰到他

若你碰到他
在深夜里
影子会发颤
竖成一支支守夜的街灯
靠光的温度
支撑黑暗
包容的色诱
打碎、支离
一截一截地系成
你美丽的辫子

摘下墨镜
望后镜会有乌云散去的
青春
如此熟悉的涩味
漫延夜灯的重量
水涧般清流
凝结
百叶窗外
从未失眠的破晓

若你碰到他
那将是眼袋苏醒的一刻
傻傻的眼神
交错着光的体积
持拥一点滴
微薄的幸福

Monday, July 19, 2010

寻路

夕阳削薄游子身影之前
随河水疾流
退化成望远镜里
眼神眯出的地平线

陷入心跳失调的分歧路
一度忧郁,踟蹰
两门出口前
风刮起,头绪纠缠
结织精致的马尾辫
吊满星星的航线

放大地图线索,寻找
红泥路的底线
GPS正懊恼泥泞
勾勒山路的心情
想必比雨天更潮湿

路游过虫鸣
于尽头像曙光
伸展原始的手臂
遮蔽了树荫里寂寞
的鸟禽

个体

请停止胡说八道。

在安静标语之下
我们搁着身世
侃侃谈天
说地

临走前,请理清大家的大名。

注:特别鸣谢方安的改正和为此诗命题。

Friday, July 16, 2010

Ladies First

今夜: 女_男女男女男女男女
特别 女男_女男女男女男女
想要 女男女_男女男女男女
购买 女男女男_女男女男女
我的 女男女男女_男女男女
诗集 女男女男女男_女男女
的人 女男女男女男女_男女
请在 女男女男女男女男_女
自尽 女男女男女男女_男女
之前 女男女男女男_女男女
往右 女男女男女_男女男女
侧的 女男女男_女男女男女
队伍 女男女_男女男女男女
顺序 女男_女男女男女男女
排起 女_男女男女男女男: Gentlemen second.

Thursday, July 15, 2010

灵魂

别说裸体......

我连一件体肤都
不合身。

解脱裸体的被单
你凌乱的身影
背对我
还微微咧起嘴角
说声:“我爱你”

开门

Wednesday, July 14, 2010

微妙的是美终究
会像瓶沙漏
倒立出


露老去
的形象和皱
纹隐喻的小道理

送行

我们在同一所机场摆放
行囊被空气高压的真相
梅雨布满路径
降机溅起五尺高的喜悦

玻璃窗外,隔
玻璃窗内,隔
一层催泪的噪音,隔
一张将破泪的面容

你告别很轻微
为了逃避机场税,而我回首
微笑很细微,而你亲吻
我的热手于海关前,我们拥抱

你眼光挣脱霓虹灯彩的体积
直射反射倒射
暗灭的背影
目送你拖拉行李谱的
轨迹
有你的名字
在机场内

Tuesday, July 13, 2010

短短

短短的秋季,徘徊
你短短的乌发
脚的思想梳直短短的背影
像乳牙初识坠落的亢奋

短短的海浪声,牵挂
你短短的航线
夜短短的思念将它缠绵
像追求高度的山路弯出蛇的睡姿

短短的你,迷藏
我短短的窸窣
耗尽短短的青春
兑换你柔情的眼神

Monday, July 12, 2010

睡姿•残梦

盛夏六月,影短
你卧躺若一座沉思的山陵
肤体上还布满野风思念的蒲公英
寂寞而
凄凉

乌鸦不定向飞过,唤
醒正小寝的细指
如蓓蕾慢慢绽放
把檀木
精雕出数只鸽子
悬挂你蓬松的
繁星不曾侵占的
白发

摊开眼神,掌心
浮露千岛湖的影子
水清如处子之泪
你偷饮两口,依在孤岛
渐次游航没有鱼贯
涟漪的静寂,俯头
对峙那面镜
望见子夜,望见
子夜一直漆黑
深邃的漆黑著
若睁不开的眼睛
光,隔一层空气泯灭了

人生太重
现在你法式的睡姿
枕着我午晌勺给你的季节
在时间开始失事的那天
裹住你的梦和睡意
一团像刚饮饱风雨的
白云

Sunday, July 11, 2010

哇咔哇咔 啊啊

video

Saturday, July 10, 2010

暗恋

硬腭扩起蓝天
味蕾是绿化的舌苔
如广邈的草原
你蜜语于此地避雨
舌头静静打起蝴蝶结
雨整晚未停,蜜语早已忧郁
浓缩成型一条清河
淌出鼻孔
在大热天里养分坠落若瀑布
鲜血般滴湿裤子

爱情本来是一块坚硬岩石
你从蜘蛛网收割甜言
溶解一盆欲火升温的蜜语
像一把渴望空心的铁凿
勇气为锤子
用力用力琢入
情诗纤维缠绑的动心
默默砸碎
多余的思念

Friday, July 9, 2010

伤感七秒

同样的短促
同样的湍急
过渡时光的伤口
暂时进入液体状态
流浪于水涧
流浪于大海
感染着大地

珍珠小诗二首

1.
关于你的廉洁
我一目了然
当海浪在寒冷的手指筛漏
节拍奏响沉睡的沙砾
你卸下华丽且湛蓝海页
裸露比晨雾更清白
的传说

2.
圆月俯首
妒忌你纹理刺绣的
白色神话
点亮船锚遗弃的暗色
霞光一直投靠你庞然的脸廓
欲望着有机的色彩
而你施施然地道:
“月亮呵,我遗传你雪白的
眼睛,眺望这片阴深的大海啊!”

Tuesday, July 6, 2010

太阳之歌

你空心
是火坑
纯粹信仰光明
高温欲望着黎明
不朽的传说
霎时溶解
微微发光的熔岩
激昂心头
豢养
一棚渴望宇宙的
凤凰
从灰烬
积成百万公里时速的
白光

我们的体温
就此寄托
在尽头
恋爱的温度

写童年

一小撮笑语
包扎一朵童年
于梦巢的荫翳
轻若蒲公英
腾升阳光
纠缠的国度
溶成天边
带有微笑的云层

一排鸭的足印
拥挤一剧调皮手势
于懒惰椅摇曳的喜悦
一前一后的舞姿
前奏接纳尾步
像恰恰舞雕琢性感
撕裂
那些曾经忧郁的脸颊
存留彩光
刺绣的亢奋

从玫瑰的空心观日落

小心轻放
那束即将结果的红玫瑰
小花瓶尽管
空一行情诗
慈祥的笔儿在旁瞻望
玫瑰柔滑地裹好
整个月的经血
季节一旦盛开
涓涓淌滴的血
舀走母性的痛楚
麻着呻吟往
深渊穿梭
长腿的优雅曲线
流进大地孕育的子宫
里头有会说话的羊水
簇拥一颗快要
绽放的夕阳
红嫩嫩的
甜蜜著

Sunday, July 4, 2010

你如猫般的寂寞

譬如夜
寂寞神化的世纪末
包庇着无期绝灭的凄美缺陷

你如一只黑猫缠绵
忽白忽黑的老街
扑朔迷离的万花筒
连夜
辗转辗转
弯成饥渴高度的山路
优雅曲线
叫人迷恋

猫的寂寞
殖民数场华丽的梦
亮起逐一死去的灯光
影下
舔舐身上的伤口
口水滴湿一屋子的对错
流动深渠
静物的垢埃

车龙将记录影光流失的人只
依在白墙溶成不会言语的壁画
步伐轻盈若即将小寝的猫
张口呼进子夜最凉的寂静
伴冷颤的鸽子
慢慢
慢慢习惯
习惯这城市暗去的孤独

写茶

1.
火的思想
烤热一壶滴露

2.
遗弃着地的乡土
晾晒
阳光足下默默发香
乡音涓埃压
为一具佝偻

3.
体温疾升
将舌尖语言麻木
涓涓露水
屯聚陶壶
承载超重的幸福

4.
夕阳容颜
倒映茶几
几缕蒸气
允诺释放
淡黄

5.
一杯茶
一支烟
唤醒结巴的味蕾
成全饥渴的话题

6.
眷恋甘甜
在沉睡之前

Friday, July 2, 2010

麦田度日

田里有风流浪的痕迹
自爷爷那代已卸下他华丽的衣裳
裸露透明玻璃般的心声
昼夜悬挂风铃嘴角风琴似地奏响
一片指望天堂的黄金地带

听说,风的影子懂得沉思
好像忘记穿戴假牙的老太太
声音成为生命中的奢侈品
突然想恋爱割麦机械遗弃的谷壳
呼呼地吹起一片春天
结满丰硕果实的初春
还有一堆未呼吸的种子
吟诵田的边陲
独钓的暮色

稻草人早出晚归,屈服一匹
即将抬头的麦谷
因心事过于沉重,低低的
低低的头颅
装着一城市的希望
自我催眠的一群精神病人

我放牧的脚印,有泥的粗拉
在麦香里酿酒
一年也好,十年更佳
当麦田与我一同老去,挪一把大地之温
危坐田格边缘边取暖
边聆听农庄的故事

Thursday, July 1, 2010

色盲

当所有人挪迁到色彩世界
我一直保持黑白电视的传统
对颜色如此沉默
寂寞色彩
爆成怨天的爆米花

当胡渣茂密若
草原上杂草
枯列围绕自由的篱笆
参差不齐
从空隙窜出头为 风
在傍晚暗淡之前
往桥下蜗居一段时间
观赏河面对映天空的影子

有些黑从早到晚一直优雅
如你站立的姿势
如你裸睡的方法
有些白从早到晚一直舒畅
如你披的丝发
如你偷看的风景

二十年来,
调色盘仍是陌生的玩意儿
彩虹更是天方夜谭
意味着单一的品味
享受这种长久的简单式幸福
恋爱在黑白交错的天气里
苏醒
沉睡的悠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