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8年生于瓜拉丁加奴。喜欢左手捉笔,右手握卷尺。轻微色盲。吉隆坡拉曼大学化学工程系毕业。一个很不听话的小子,科内课本不读,偏偏学别人搞写作,未来去向还是个谜。个人酷爱乱写,东写写;西写写,写到满天都是文字,乱七八糟的。自中学想当作家,天天发白日梦,天天陶醉在文字耕耘的怀抱。 诗作收入《作家的家》、《南方鸟》、《东诗300首》、《一趟旅行》、《最后一本书》以及《恋念乡愁》。著有诗集《末日有时》(2012年,马来西亚大将出版社)、《室内之诗》(2013年,台湾秀威出版社)和《当你也寂寞的时候》(2014,马拉西亚雪隆兴安会馆出版社)。曾获第二届游川短诗创作奖佳作奖、第三届游川短诗创作奖特优奖、第十七届新纪元全国大专文学奖诗歌组叁奖、第三届海鸥文学奖新诗奖、台湾第九届林君鸿儿童文学奖童诗组三奖和香港第六届工人文学奖诗歌组首奖。诗作《鱼骨》入选《2012台湾诗选》。 EMAIL : tanweijer@gmail.com

Sunday, February 28, 2010

当诗人遇上夏宇——向夏宇致敬

之一、Salsa
面对空墙跳了一整天的舞
从D大调转季成C调
然后扑向不知什么腔调的旋律
踮足的影子,累了
只见足迹列成一辆
开往你书房的蒸汽火车
燃起汗灾涌进你
掌下用花朵
砌成的(自闭)心房
里头有你的诗流著花香
任由习惯阳光温度的蝴蝶
三两只
采撷乳房的蜜

之二、粉红色噪音
用眼睛告别黑白浮游的时代
(套上墨镜)顺手拼排
刚跨倒的音符
点一笔粉红胭脂,随心
将一沓一沓发炎的噪音
葬在锌片屋顶构成的五线谱
供乌鸦在悠闲黄昏
齐唱那些蹂躏我耳蜗的
喧哗,惊醒
沉睡的公鸡
在屋内

之三、腹语术
世界哑了
都学会用木偶替人讲话行道
人类沉默
语言在舌尖发霉多年
嗓子的功能逐日绝种
不说话
不说话
不说话
不再说话——
单靠乏味肢体语言
再配上幽默调味料
蠕动全世界
甜睡中的腹肉
沟通彼此
尘埃堆成的眼神

Wednesday, February 24, 2010

寄给印度的一篇悼文

(……)海啸!!!吞噬窗幔悬挂的童话

夜读印度。野火舒坦地。烧光灯塔边缘
流浪中的失业鬼魂。昼夜挨饿。苍蝇翩翩
孜孜死缠半截命根的体魄
走尸(的臭味)滞留在出生入死的关键时刻
徐徐蹂躏著沙尘淹溺日落的死亡暗号

路碑刻着吊唁与哭泣的距离
半晌,印度顿时铺平成一张无国籍的地图
唯有——秃鹰翱翔跨过红区,嘴边独叼头颅
缓缓置放在象头旁,祭
拜灵堂前枯等回家的(流着白血的)孤影

星星掉泪自焚,化灰。秋叶般凋零
人间。唤起一群披着神话的小僧
捡拾净土上沾满骨髓和失意的一堆
泞泥。拖回旧庙烧成孤烟一尾

老烟一根。泪水一盘。红血一滩。夕日
小孩天天跑到海角听风写祷文给
蜗居宇宙的神明(毋庸地址或邮票):
“请您用春天的暖意(愈温愈好)母性式
地邮购早已淋湿的悲哀(与悲叹)。”

Tuesday, February 23, 2010

雨滴落在我村庄

我家雨滴
不识住址(不认路)
不识地图路线
却认得藤椅下
爷爷的那一头银发
曾经抖落不少我的童年愚昧
曾经铺盖若干我的成长喜泣

扑通!
沦落在屋顶上
锌片凹凸绵山般的
五线谱
爷爷听了(音乐盒般的
合唱)就
继续守候
我在大雨的回程中



2010.07.18刊于《文艺春秋》

Monday, February 22, 2010

堆积梦潮
穿红裙的女人盖满开往自由公路的主义
沿路——
气温肿胀
你手牵蕾丝
细道:盛夏发炎了!

跳salsa的舞步
沦落成海涯崎岖的红潮
一面不掉泪的疮疤
留给岩石温习临别前
冲浪的热衷
有些夜语专属那些最热最烂的
姑娘

熟背适合上路的早晨
红区地址一点也不在乎
当后浪铺成一副红桌布
道:
噗!

Saturday, February 20, 2010

肢解——送给刚死去的自己

精神病院里空房的白花倒映在树旁
支撑整片宇宙的池塘。沿着山路去思考
生命标本的形成,不禁偷往血脉注入一根
可卡因铺成的巨床,逐步整顿半年无法冬眠
的一双眼。后来我割了下来,放在一盘没人理会
的墓碑。瞎了全世界的颜色,专听井底涟漪你笑声

有些声音注定明日会石沉大海。收敛着你的掌纹
一篮的发丝徐徐洗过夜车驶过碾毁你的记忆
切下耳朵,托给不曾感受到温馨问候的同胞
整桶的泪水默然流成不朽的体温与外边
发狂的热浪一同激起童年流失的情谊
和一堆不被翻新的陈年老事去复习
大海吞食的皱纹涌进天空将升华
的体温安葬在南洋寂寞死海
春天长出的烟花与我并肩
黯然点缀没有我没有你
只有海涯咆哮的小屋
躺在口袋里小皮包
一个人守候大门
瞭望纸船承载
泪透的冥纸
为了我
圆了

Saturday, February 13, 2010

回家2

乡愁(的重量)
镇压
像蛇体崎岖的山路
压得平平坦坦
晕车当儿
不忘瞭望后景在阳光
布置下
冗长若一条刚睡醒的龙只

乡愁再浓缩
忧郁许久——竟打开
初春首场大雨
车窗背后
我披着体温般的迫切
赶回家
聆听童谣在风铃中
荡漾



2010.03.16刊于《南洋文艺》

回家——赠木焱


索一张车票
票伸出舌头铺成开往南国的路
一年后柏油路刷黑
不油不腻
习惯着方向
许久没有更换新地址了

柳叶套上新发丝
与马路对话
那些噪音纷纷
满落在春泥墩
长出一面面无国籍路碑

斑马线沉淀在光底
路人影子浮游散落全村五脚基
门外一片景致
总有一块驼背流着春血的人
驮了整个冬天
守候
等你回家为他人
为过去一年的记忆、苦思
解冻

注:这首诗送给马华诗人木焱以答谢他赠我《台北》与《卫生纸诗刊》各一本。
2010.03.16刊于《南洋文艺》

Tuesday, February 9, 2010

有《谁》不爱蔡健雅呢?

video

诗人与酒对话——记06022010与有人作家们喝酒之乐

“醉的空气来自豪情的年纪。”——木焱

当你在晴天之前尚未成年:
勿进勿看勿闻勿听勿记
酒桌上醉醺醺的片语(让他人继续昏睡
沉淀在缸底延伸他的寿命)

律师 讲师
经理 主编
导演
文人 与酒对话
简体式眼神
繁体式红唇吮吸著
流长若环绕地球周转的宽度
红酒
高粱 啤酒
咖啡酒
狂舞狂舞用力用力地狂舞
(直至诗集暗中酣睡过去)

诗用力用力用力鸡奸那些
发闷气的酒,一夜间
有些诗人老去,有些诗人死去
有些诗人仍保持呼吸
扬起不败的战旗
站在白皮诗册 铺路

拖鞋累了就依附空瓶
白话近乎睡意
卷起对白日的眷恋俯首
口水沿路定神下来
静静口渴

荒凉心房,淌流
李白酒
霍然激起的红潮
像个发春的夕阳
张罗捕梦网狩猎
口袋花生包装空罐
袅袅漂流的情理
和一滩不明的费洛蒙
彩排成一行
孤雁

走在诗的前线
岸线躺入时间漩涡逐渐远去
我。读出诗人隐匿的身世
多次翻到春天折叠的那一页
复习诗人的名字与观察
掌纹偷渡南洋稿纸
蹑手蹑脚的皱层处
和坐姿。依靠
光是椅子是桌子是诗影避风港的说法
在蒲团新陈代谢
编写生命履历

蹲在渊底呐喊诗的天空
肩披一堆早晨
和偶尔熟悉的啼叫声
亲手收割半夜枕着露滴
沉睡的poem
和goodbye土语
揉了眼袋
再继续安稳
甜睡

“那些不喜欢读诗的人,正在天堂里睡觉。”——木焱

Sunday, February 7, 2010

写历史

我用历史编写历史
历史用历史编写历史

我用人物撰写历史
历史用人物撰写历史

——仿佛同一条船
承载同一班人
停泊在不同的岛屿
回岸后
承载同一班人
还是同一条船
若:
历史
只有一面

Friday, February 5, 2010

我也爱GAGA

video

我爱你

沿着耳朵岸线到发行间轻轻吹起一阵飓风
看那些因寒意而从你丝线抖落的繁星流成一团流星雨
,沉默地红著一对卸妆的小脸蛋

Thursday, February 4, 2010

早安台北

晨你还搓揉列队冲向大海的云车
稳踮足将身影升到虹弧撷取月亮遗忘的露珠
前台后所有穿着睡衣的人都纷纷在
向的车龙嘶吼早醒的问候

牛仔裤

紧身的腼腆
步行在阳光落地的后巷
肤底裹着无数酣睡细胞
胭脂留在脚尖
牛仔遇上牛仔
在大街上造爱

头顶上蔚蓝
沾点在裤筒自恋
恋晴天的隐喻
和一沓没有鸟飞过
的空气
平静如吮吸着
银河一般
安详

喜欢上肢体语言
习惯用双腿诱惑大厦旁
迷惘恼气,豢养接触
的爱抚与无限体温
我们哑了,哑得很妙
妙得连牛仔裤都听不懂
人类的眼神
语言

注:相隔十年后首次购买和穿上牛仔裤出街,滋味仿佛重新认识一位新朋友,新鲜感十足。

Wednesday, February 3, 2010

交响曲

有些音符失去自由的编号
五线谱燃烧著春天

……

有些音乐家没有躯体却能使乐器
呼吸著大地的余温

……

有些指挥家喂宇宙一流的呐喊

……

有些生命在今夜泯灭
有些身影在今夜诞生

音乐在幕后逝世 化灰

有些观众最后投胎成

Tuesday, February 2, 2010

对联

老夫老妻成日依靠
那两扇陈旧木门
安详等待风
承载孩子们的笑声



父亲将胭脂涂在他们的身体
没有流血 没有怨言
静静化妆
上完色,墨汁流到掌纹
时代遗言就此
眷恋整个春天



刊于《蕉风》第502期

用诗集的厚实为诗人解渴


Monday, February 1, 2010

衣的尺寸

像个婴儿
为赤裸宇宙套上XXXL的云衣
像个无邪玩伴
为荒芜绿洲铺上XXL的土衣
像个刺穿心脏的雨点
为空虚山峡染上XL的风衣
而你的心房
在我胸膛L瘦身剩M寸
减低我多年驮你光阴的负荷
在末日,再放小成S
浓缩 承载更浓郁的相思
重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