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8年生于瓜拉丁加奴。喜欢左手捉笔,右手握卷尺。轻微色盲。吉隆坡拉曼大学化学工程系毕业。一个很不听话的小子,科内课本不读,偏偏学别人搞写作,未来去向还是个谜。个人酷爱乱写,东写写;西写写,写到满天都是文字,乱七八糟的。自中学想当作家,天天发白日梦,天天陶醉在文字耕耘的怀抱。 诗作收入《作家的家》、《南方鸟》、《东诗300首》、《一趟旅行》、《最后一本书》以及《恋念乡愁》。著有诗集《末日有时》(2012年,马来西亚大将出版社)、《室内之诗》(2013年,台湾秀威出版社)和《当你也寂寞的时候》(2014,马拉西亚雪隆兴安会馆出版社)。曾获第二届游川短诗创作奖佳作奖、第三届游川短诗创作奖特优奖、第十七届新纪元全国大专文学奖诗歌组叁奖、第三届海鸥文学奖新诗奖、台湾第九届林君鸿儿童文学奖童诗组三奖和香港第六届工人文学奖诗歌组首奖。诗作《鱼骨》入选《2012台湾诗选》。 EMAIL : tanweijer@gmail.com

Wednesday, July 27, 2011

如果青春只有天黑容纳

你可以很不专业地笑说
紧急时可乐可以解渴
这是上个世纪夏末我们遗失的喜好
像广告台词一样不断重生

重温空瓶的制作过程
把它拢靠嘴里
我将青春如溶化的光
从玉宇胃囊吐泻液状韵味
微酸,像情书写了一半就发酵
我们背弃的年华再也没有其他口味?

坐在你前方,你看见背后我自然醒
可乐都喝光了,据说昨夜喂饱狂妄
挽回迷失的双手抓满头发
瓶口割破手皮流露
稻穗裂出四季最单纯的
洁白的谷类

等待收割心情的农夫累了
乌鸦讥笑麦田
愈长愈高的稻草人
那些不被收割的谷类崩溃
于壳内开辟了荒地
就连嬉皮都知道这种秘密
更多人懂得寂寞了
天黑其实并不可怕

2 comments:

  1. 愈长愈高的稻草人。
    寂寞在黑夜里成长。

    ReplyDelete